您的位置:2999.com金沙贵宾会娱乐 > 小说 > 李萍最后结局 郭靖的母亲李萍是怎么死的-历史文

李萍最后结局 郭靖的母亲李萍是怎么死的-历史文

发布时间:2019-12-07 22:54编辑:小说浏览(196)

    杨铁心怒气填膺,开门走出,大声喝道:“我就是杨铁心!你们干甚么?”两名兵丁吓了一跳,丢下火把转身退开。 火光中一名武官拍马走近,叫道:“好,你是杨铁心,跟我见官去。拿下了!”四五名兵丁一拥而上。杨铁心倒转枪来,一招“白虹经天”,把三名兵丁扫倒在地,又是一招“春雷震怒”,枪柄跳起一兵,惯入了人堆,喝道:“要拿人,先得说说我犯 了甚么罪。” 那武官骂道:“大胆反贼,竟敢拒捕!”他口中叫骂,但也畏惧对方武勇,不敢逼近,他身另一名武官叫道:“好好跟老爷过堂去,免得加重罪名。有公文在此。”杨铁心道:“拿来我看!”那武官道:“还有一名郭犯 呢?” 郭啸天从窗口探出半身,弯弓搭箭,叫道:“郭啸天在这里。”箭头对准了他。 那武官心头发毛,只觉得背脊上一阵阵的凉气,叫道:“你把箭放下,我读公文给你们听。”郭啸天厉声道:“快读!”把弓扯得更满了。那武官无奈,拿起公文大声读道:“临安府牛家村村民郭啸天、杨铁心二犯 ,勾结巨寇,图谋不轨,着即拿问,严审法办。”郭啸天道:“甚么衙门的公文?”那武官道:“是韩相爷的手谕。” 郭杨二人都是一惊,均想:“甚么事这样厉害,竟要韩侂胄亲下手谕?难道丘道长杀死官差的事发了?”郭啸天道:“谁是首告?有甚么凭据?”那武官道:“我们只管拿人,你们到府堂上自己分辨去。”杨铁心叫道:“韩丞相专害无辜好人,谁不知道?我们可不上这个当。”领队的武官叫道:“抗命拒捕,罪加一等。” 杨铁心转头对妻子道:“你快多穿件衣服,我夺他的马给你。待我先射倒将官。兵卒自然乱了。”弦声响处,箭发流星,正中那武官右肩。那武官啊哟一声,跌下马来,众兵丁齐声发喊,另一名武官叫道:“拿反贼啊!”众兵丁纷纷冲来。郭杨二人箭如连珠,转瞬间射倒六七名兵丁,但官兵势众,在武官督率下冲到两家门前。 杨铁心大喝一声,疾冲出门,铁枪起处,官兵惊呼倒退。他纵到一个骑白马的武官身旁,挺枪刺去,那武官举枪挡架。岂知杨家枪法变化灵动,他枪杆下沉,那武官腿上早着。杨铁心举枪挑起,那武官一个跟斗倒翻下来。 杨铁心枪杆在地下一撑,飞身跃上马背,双腿一夹,那马一声长嘶,于火光中向屋门奔去。杨铁心挺枪刺倒门边一名兵丁,俯身伸臂,把包惜弱抱上马背,高声叫道:“大哥,跟着我来!”郭啸天舞动双戟,保护着妻子李萍,从人丛中冲杀出来。官兵见二人势凶,拦阻不住,纷纷放箭。 杨铁心纵马奔到李萍身旁,叫道:“大嫂,快上马!”说着一跃下马。李萍急道:“使不得。”杨铁心那里理她,一把将她拦腰抱起,放上马背。义兄弟两人跟在马后,且战且走,落荒而逃。 走不多时,突然前面喊声大作,又是一彪军马冲杀过来。郭杨二人暗暗叫苦,待要觅路奔逃,前面羽箭飕飕射来。包惜弱叫了一声:“啊哟!”坐骑中箭跪地,把马背上两个女子都抛下马来。杨铁心道:“大哥,你护着她们,我再去抢马!”说着挺枪往人丛中冲杀过去。十余名官兵排成一列,手挺长矛对准了杨铁心,齐声呐喊。 郭啸天眼见官兵势大,心想:“凭我兄弟二人,逃命不难,但前后有敌,妻子是无论如何救不出了。我们又没犯 法,与其白白在这里送命,不如上临安府分辨去。上次丘处机道长杀了官差,可没放走了一个,死无对证,谅官府也不能定我们的罪。再说,那些官差、金兵又不是我们杀的。”当下纵身叫道:“兄弟,别杀了,咱们就跟他们去!”杨铁心一呆,拖枪回来。 带队的军官下令停箭,命兵士四下围住,叫道:“抛下兵器弓箭,饶你们不死。” 杨铁心道:“大哥,别中了他们的奸计。”郭啸天摇摇头,把双戟往地下一抛。杨铁心见爱妻吓得花容失色,心下不忍,叹了一口气,也把铁枪的弓箭掷在地下。郭杨二人的兵器刚一离手,十余只长矛的矛头立刻刺到了四人的身旁。八名将士走将过来,两个服侍一个,将四人反手缚住。 杨铁心嘿嘿冷笑,昂头不理。带队的军官举起马鞭,唰的一鞭,击在杨铁心脸上,骂道:“大胆反贼,当真不怕死吗?”这一鞭只打得他自额至颈,长长一条血痕。杨铁心怒道:“好,你叫甚么名字?”那军官怒气更炽,鞭子如雨而下,叫道:“老爷行不改姓,坐不改名,姓段名天德,上天有好生之德的天德。记住了么?你到阎王老子那里去告状吧。”杨铁心毫不躲避,圆睁双眼,凝视着他。段天德喝道:“老爷额头有刀疤,脸上有青记,都记住了!”说着又是一鞭。 包惜弱见丈夫如此受苦,哭叫:“他是好人,又没做坏事。你……你干么要这样打人呀?你……你怎么不讲道理?” 杨铁心一口唾沫,呸得一声,正吐在段天德脸上。段天德大怒,拔出腰刀,叫道:“先毙了你这反贼!”举刀搂头砍将下来。杨铁心向旁闪过,身旁两名兵士长矛前挺,抵住他的两胁。段天德又是一刀,杨铁心无处可避,只得向后急缩。那段天德倒也有几分武功,一刀不中,随即向前一送,他使的是一柄锯齿刀,这一下便在杨铁心的左肩上锯了一道口子,接着第二刀又劈将下来。 郭啸天见义弟性命危殆,忽地纵起,飞脚向段天德面门踢去。段天德吃了一惊,收刀招架。郭啸天虽然双手被缚,脚上功夫仍是了得,身子未落,左足收转,右足飞起,正踢在段天德腰里。 段天德剧痛之下,怒不可遏,叫道:“乱枪戳死了!上头吩咐了的,反贼若是拒捕,格杀勿论。”众兵举矛齐刺。郭啸天接连踢倒两兵,终是双手被缚,转动不灵,身子闪让长矛,段天德自后赶上,手起刀落,把他一只右膀斜斜砍了下来。 杨铁心正自力挣双手,急切无法脱缚,突见义兄受伤倒地,心中急痛之下,不知从哪里忽然生出来一股巨力,大喝一声,绳索绷断,挥拳打倒一名士兵,抢过一柄长矛,展开了杨家枪法,这时候一夫拼命,万夫莫挡。长矛起处,登时搠翻两名官兵。段天德见势头不好,先自退开。杨铁心初时尚有顾虑,不敢杀死官兵,这时一切都豁出去了,东挑西打,顷刻间又戳死数兵。众官兵见他凶猛,心下都怯了,发一声喊,四下逃散。

    华筝再见到郭靖,知郭靖与黄姑娘相好,却爱郭靖之心不改、之情不变;再后来,郭靖返回大漠,华筝不愿郭靖再返中原,将郭靖要走的消息告诉成吉思汗,只是想留住郭靖以结百年之好,却害了郭靖母亲的性命。

    成吉思汗以李萍性命威胁郭靖征宋,李萍以死教子,临死前嘱咐郭靖:“人生百年,转眼即过,生死又有什么大不了?只要一生问心无愧,也就不枉了在人世走一遭。若是别人负了我们,也不必念他过恶。你记住我的话吧。”接着,殷殷叮咛:“孩子,你好好照顾自己。”而后自裁而死。谁不为之感叹?

    郭啸天牛家村出场原文:

    一言方毕,窗外火光闪耀,众兵已点燃了两间草房,又有两名兵丁高举火把来烧杨家屋檐,口中大叫:“郭啸天、杨铁心两个反贼再不出来。便把牛家村烧成了白地。”杨铁心怒气填膺,开门走出,大声喝道:“我就是杨铁心!你们干甚么?”

    两名兵丁吓了一跳,丢下火把转身退开。火光中一名武官拍马走近,叫道:“好,你是杨铁心,跟我见官去。拿下了!”四五名兵丁一拥而上。杨铁心倒转枪来,一招“白虹经天”,把三名兵丁扫倒在地,又是一招“春雷震怒”,枪柄挑起一兵,掼入了人堆,喝道:“要拿人,先得说说我又犯了甚么罪。”

    那武官骂道:“大胆反贼,竟敢拒捕!”他口中叫骂,但也畏惧对方武勇,小敢逼近。他身后另一名武官叫道:“好好跟老爷过堂去,免得加重罪名。有公文在此。”

    杨铁心道:“拿来我看!”那武官道:“还有一名郭犯呢?”郭啸天从窗口探出半身,弯弓搭箭,喝道:“郭啸天在这里。”箭头对准了他。那武官心头发毛,只觉背脊上一阵阵的凉气,叫道:“你把箭放下,我读公文给你们听。”

    郭啸天厉声道:“快读!”把弓扯得更满了。那武官无奈,拿起公文大声读道:“临安府牛家村村民郭啸天、杨铁心二犯,勾结巨寇,图谋不轨,着即拿问,严审法办。”

    图片 1

    本文由2999.com金沙贵宾会娱乐发布于小说,转载请注明出处:李萍最后结局 郭靖的母亲李萍是怎么死的-历史文

    关键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