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2999.com金沙贵宾会娱乐 > 小说 > 兮倾辞离

兮倾辞离

发布时间:2019-10-10 10:31编辑:小说浏览(98)

    葬礼上,亲友们都在嚎啕,这是生者对死者的扼腕。远远看去,老爹木讷地坐在那里,不像在哭。“悲伤过度吧”我想着,便转身要走。但转念一想,毕竟相识一场,还是去慰问下这刚刚丧子的老爹,便径直走了过去。
      临近才发现,他周身都在颤抖,不是悲戚,更像是恐惧。前来祭奠的人很多,我只祭拜了死者,给了老爹一个拥抱以示安慰,没再多说什么。
      夜间,整个村子的灯火都熄了的时候,我料想葬礼已经结束了,便又过去探望了老爹。这时的他神智极度不清醒,嘴里絮絮叨叨念着什么,仔细辨别才发现是“李媚”两个字,我瞬间想起了什么,便告别老爹后回家翻村史。村史上清楚地记着,200年前有个叫庆丰的男子的死因也是李媚!我心头一凛:村里老人说过,庆丰死后,第一个发现他的人看到他的眼里一个一袭红衣的女子在跳舞,眼神相撞后,那红衣女子便褪去,只残留两个血红的大字:李媚。
      大姐的轻咳声吓得我一个哆嗦,我收回所有思绪,双手抱拳在胸前:“大姐,您过来了?”
      “嗯,有什么情况?”
      “死者是因为……李媚。”
      “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,上路吧。”
      “是,大姐。”
      没有星光,也没有月光,到处是漆黑一片,虽然是六月了,天阴冷阴冷的,还略有些刺骨。我随大姐来到村北池塘,池塘上空霎时变亮,恍如白昼,一个红衣女子站在水中央,衣摆随风飘荡,配上一张绝美的脸庞,看起来风情万种。“这就是李媚吧”,我想着。
      “你过来了,翠?”
      “媚,收手吧,回到你该回到的地方去,这儿不属于你。”
      “哈哈……不属于我?属于你吗?这世上还没有我李媚得不到的东西!”李媚一跃而起,长长的衣摆飘在半空,如果换个场合,我一定会以为这是天女散花,现在却完全联想不到。
      “你看看那是谁?”我沿着李媚的手指看去,是小妹——我唯一的亲人!
      大姐轻拍我肩膀,示意我安心,随即也一跃而起。只见大姐手臂轻挥,池塘里的鱼虾纷纷上岸。“他们都在修炼,只要我不想见到他们,别说几百年的修炼,就是元神也得散了,孰轻孰重,你自己掂量吧。”大姐说的风轻云淡,我却知道这其中的分量。
      “翠,他们与你有何过节?何苦这样步步紧逼?!”
      大姐笑而不语,却在李媚情绪波动之际把小妹抱了回来。李媚见势,卷了岸上挣扎的鱼虾,消失了。
      我刚要抬腿,大姐拉住我“先看宇儿。”
      我将小妹抱在怀里,小妹估计是吓坏了,看到我“哇”地哭了。我有些心疼,有些无奈,看着小妹在我怀里睡着了。
      “大姐。”
      “宇儿睡了?”
      “嗯”
      “到底是孩子,哦,对了,以后你要寸步不离地保护宇儿,不能让她受到伤害”
      “可是……”
      “这是命令。”
      “是,大姐。”
      “我刚得到消息说,李媚他们要赶去天津,我怕有什么事情,先走了。”
      “我也去。”
      “好吧,但要绝对保证宇儿的安全。”
      “是。”
      我们赶到车站的时候,有一辆车子刚好出发,我清楚地看到车上写着“深州”,却也清楚地看到了李媚一行人的身影。正当我迷惑之际,深州车窗里一个紫衣女子探出头,看上去美中略有几分俏皮模样,甚是可爱。
      “我们老大去深州教书了,我们在这儿可是有职业的。”紫衣女子说完,车子便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。
      我们一路追踪,看到车子驶进了西寺王旅馆,我和大姐对视了一下,便朝旅馆走去。这时,我怀里的小妹醒了,我便让她下来,拉着她往前走。旅馆的大门随着我们的进入“砰”的一声关上了,我感觉到了小妹的颤抖,把手握紧了一些。这时迎面走来一老婆婆,躬着背问我们住店不,我看到她眼里闪着幽深的蓝光。我知道,她会噬心术,而且修炼的时间不短了。环视四周,所以住店的人都神情木讷,眼里闪着光……她们都中了妖术。我还没来得及多想,大姐用意念告诉我说:“不要惹事,赶路要紧”,便追了出去,我抓紧小妹,叫她不要直视别人的眼睛,任何人说话都不要搭腔,紧跟大姐身后走了。
      当我们到达深州的时候已是午夜了,深州中学却是灯火通明,人声哗然。我们踏进学校的刹那,校园安静了,只见李媚站在人群中间,还是那一席红衣,激情洋溢地说:“该来的都来了,我们也该开始了。”说这话的时候眼光扫了我们一眼,又继续“在场的各位,有愿意跟我李媚学习的,请在李婵小姐后排队。”随即听到一个熟悉的女声“请大家站到我这边来”循声忘去,正是那紫衣女子,人们争先恐后地朝那边拥去。“阻止他们,那边施了妖术。”大姐冷哼一声,便跃到了人群最前面,划了一道屏,人们被挡在了屏外。紫衣女子拔剑,大姐却已经又回到了我身边。
      “翠姐别来无恙啊,姐妹们都想你呢,大家都是自愿跟我李媚学习的,你怎么每次一出场就要阻止人们呢?难不成你是嫉妒?”
      “我也想你们七色花呢,今天正好见识一下你们修炼到什么地步了。别藏着了,都出来吧”。
      只见七个女子,穿着七种颜色的衣服,一字排开。红橙黄绿青蓝紫,正好构成一道彩虹。
      “少废话,冷翠,拿命来。”紫衣女子提剑上前。
      我直接挡了剑去,一手牵着小妹,一手跟紫衣女子开战,她妖术并不高,所以我依旧游刃有余。
      “呦,李婵小姐按捺不住心中的狂喜,急着想跟我的人叙旧呢。”大姐依旧不慌不忙。
      “姐妹们,上”李媚也没有了耐性。只见除李媚跟大姐在对峙外,其他“六朵花”都在我身边,把我团团围住,我快速移动脚步,斗大的汗珠从额头上往外渗,她们不停变换队形,虽然我现在能勉力不受伤,但持久战肯定是吃不消的,况且还要顾着小妹。
      战场之外,人群着了魔似的,一直撞击着大姐划的那道屏,而大姐由于和李媚在战斗,体力消耗过多,几乎支撑不了那道屏了......
      这时,我听到大姐意念说“我撑不住了,叫宇儿上吧,不能让人们受伤。”
    2999.com金沙贵宾会娱乐,  “宇儿?”
      “对,宇儿。只有的血能消灭她们。”
      “我的血不行吗?为什么会是宇儿?”
      “没时间解释了,快。”
      只见宇儿挣脱了我的手,用剑划破了自己的动脉,血液喷涌之处,对方便化作一滩血水,当“七色花”消失的时候,宇儿也倒在了血泊之中。
      “不……”我大呼一声,一道亮光闪到我的眼里,舍友都还在睡,我的枕边湿了一片---原来是梦。

    兮辞一惊,手不自觉的握紧,绿齐的龙木海棠在娇嫩如白雪的手上留下道红痕,可兮辞仿佛没发现,脊柱直立,双目轻眺,慢悠悠地转向红衣女孩,双眼带着贵族女子特有地高贵,似一湾清泉,初看着清澈,细看却深不可测。“什么目的?”身为南宫家嫡长女,这样的身份不可谓没有利用价值,可是面对的却是这么一个年纪如此之小的女孩,能在守卫重重的南宫家来去自如,穿过外头三个厢房的各种丫鬟而不被察觉,这样的身手,却如此说话不着边际,来自哪里,自臆聪慧的兮辞一下子也无法找出头绪。红衣女孩一口将杯中茶饮尽,托着头,巧笑倩兮“喜欢你呗~”兮辞紧紧地望着那女孩,想从中看出些什么,可惜徒劳,女孩怎么看都是一副天真无害的模样,说着这样的话都是一副真诚有余地语气。可是兮辞知道,一个真无害的人不可能面不改色杀那么多人,一个真天真的人不可能会这样问左言他。兮辞只得做罢,起身,绿色的衣摆抚过美人塌,层层叠叠落在深锱红地毯上。“我需要你”红衣女孩堵住兮辞的去路,剑寒光刺的兮辞眯起了眼。紧接着,便失去了知觉。

    黄金珠宝,家仆成群,琉璃瓦阁,堪比一国之主的富贵,直逼皇室的权力,这是南宫家族,而兮辞是南宫家嫡长女,琴棋书画不必说,光是教养上所倾注的财力,都是让人不敢想象的。毫不夸张的说一国的公主也比不上一个南宫家大小姐。

    “知道吗?这南宫家发生了件大事”“哟~哪能不知道阿”“什么大事阿,你们倒是给我说说”“南宫家彻查来去人员,说掉了一个宝贝,若找到赏金一万两呢”“呀呀呀~那是多少钱哪”“话说是什么宝贝呢”兮辞听着身后热闹的议论叹了口气,看了眼旁边的女子,不现在应该说是男子,

    本文由2999.com金沙贵宾会娱乐发布于小说,转载请注明出处:兮倾辞离

    关键词: 日记本 编辑 www 梦境

上一篇:夺宝大战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