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2999.com金沙贵宾会娱乐 > 小说 > 【江南连载】玄幻花季流年 第七章2999.com金沙贵

【江南连载】玄幻花季流年 第七章2999.com金沙贵

发布时间:2019-10-10 10:31编辑:小说浏览(82)


      第二天一见面,杜鹃便以嗔怪的口吻问湘明:“师傅,早上怎么不来陪我练功呢?”。湘明先是一任愣,稍作停顿后说:“今后别叫我师傅了,我们是同学,好朋友,不是吗?”。“对”, 杜鹃回答,“那,我今后该叫你什么好呢?”。“叫我湘明啊!”, 湘明稍微停顿了一下,又笑笑说,“叫我湘明哥也行啊”。 杜鹃快乐地回答说:“行!——好呢”。
      走了几步,湘明告诉杜鹃:“其实,我每天所需的睡眠时间,也就是丑时到寅时的两到三个小时。其余的时间,我基本上都是拿来学习和练功了。因为,打坐是比睡觉还更好的休息。”“ 噢,真是太神奇了!”,杜鹃惊叹。
      湘明又告诉杜鹃,今天,他是到两公里以外,一处山凹竹林里去练功了。杜鹃问:“为什么要跑那么远呢?”他跟她说:“男、女练功,所需采的气质是不一样的。青年男子更需清凉、干净一点的气质;豆蔻少女更需阳刚、正直的气质,这是阴、阳平衡的需要。我们的老祖先是很聪明的,很早就懂得了凡事要讲平衡,这种平衡涉及到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。就象昨晚我在地上画的那个八卦,也是一种平衡,那是一种大宇宙的平衡。”他觉得他现在练功,竹林之气是他的最佳首选,因为竹林之气清纯、阴凉,对平避他的肝、心之火很有助益,且,竹还有一种虚怀若谷的情怀、高风亮节亦是他追求的目标。所以,他最近总爱在竹林里练功,他觉得现在的那遍竹林,是他很好的去处。他建议杜鹃坚持在松林里练功很好,因为松树之气坚韧刚强,且纯净高远。他觉得陈毅元帅的一首诗将它描写的很形象,他念给杜鹃听:“大雪压青松,青松挺且直;要知松高节,待到雪化时——松,是林中侠士;树中豪杰,能陪伴在豪杰身边练功的女子,今后,不是巾国英雄,也是女中豪杰!”。杜鹃觉得他说得有道理。便笑着说:“你不就是那遍松林?今后,我每天陪伴在你身边练功!……”湘明说:“好吧,今后每天中午,我来陪你在松林里练功。”。
      快到清溪桥头了,湘明抓紧时间告诉杜鹃:其实,采不同之气,以平阴阳,最早来源于中医“药理学”。 神农尝百草的故事你听说过吗?杜鹃说,听说过的。湘明接着说,神农能一日中百毒而不死,就是采用了相生相克,阴阳平衡的道理。中了这个草的毒,就用那个草来化解。中了那个草的毒,就用另一个草的药性来化解。只要彼此互为阴阳,能达到平衡就能化险为夷。真正的气功应该是来源于中医的。一位真正的中医大师,应该也会是一位真正的气功大师!医、巫、道本是一家——当然,整个中国文化都是一个整体,无法分割的,我们还要加强学习喔。
      西医讲求的是“头痛治头,脚痛治脚”;中医讲求的却是圆融、整体修复、金,木,水,火,土的平衡、互为生克,只有自身机体平衡无病了,才能修到经脉的畅通、功能的长进、小周天与大周天的循环;天、地、人的统一;只有这样,才能达到“天人合一”, 那才是气功的最高境界。
      杜鹃听了这么多,茅塞顿开,仿佛这五月初晨的阳光,清彻彻暖融融为她指明了生活方向。同时,她也感触到了程湘明这个人的博大精深,不禁竖起拇指,亲切她喊了一声:“湘明哥,你真棒!懂得真多!”。
      
      过了翠清桥湘明老觉得不自在,对杜鹃说:“今天到学校可能要出事的。”杜鹃小声关心地问:“怎么了?”湘明说:“我也不知道。好象跟一部叫《加里森敢死队》的电视剧有关。我头很痛。”
      进了校门,湘明在前面走着,杜鹃细心地在后面跟着。上了高中部大楼二楼走廊,快到高一【3】班教室门囗时,湘明听到不远的班级后门有碰撞的异响,走近一看,原来是本班的赖伙朋同学正在门囗练习飞刀,把班上的后门作靶子呢!上学的同学们都躲着他走,许多同学绕道往前门走。赖伙朋是什么样的人,同班同学谁都知道,谁也不爱去惹他。他是班上少有的两个本地人之一,外号叫“赖皮”。 父亲是杀猪卖肉的,平时身上衣服常带有血斑,一副邋遢的样子,兴许是常常要早起帮父亲杀猪的原故,所以,上课常常打瞌睡,用书遮起来睡,还“哈拉子” 乱流,日子久,各科老师也懒得理他,只要他不影响别人上课就行了。他的学习成绩并不好,能安排到三班,那是被“好坏搭配” 过来的,他与另一位同学赖伙清是同一类货色,还是同族堂兄弟呢。赖伙清的父母是市场卖菜的,他们都不爱学习,吊儿郎当,有田地的主,老师平时也懒得跟他们较真,知道他们学不学无所谓,大不了回家种田做生意,观念如此,大人小孩一样,老师也无可奈何,读书只是一种形式,走过场而已。他们结交的多是七班、八班的浪兄烂弟,还时不时的在班上捣乱。同学们都怕他们。每当他们睡熟透了,老师也只是望望他们,停一停,再望望同学们苦笑一下而已,同学们都跟着笑,他醒来还会问旁边的同学:“怎么了?怎么了?”,师生们更是笑着一团。
      今天,湘明是看他如此不当一回事的损坏公物,实在看不过眼了,才走上前去:“伙朋,你怎么这样破坏公物?”。伙朋眼都不斜一下:“挨你什么事?滚一边去。”湘明还想说话。这时,杜鹃从背后插上来:“伙朋!你怎么这样?破坏公物还那么嚣张?你没看,人来人往的多危险!”伙朋听是杜鹃的声音,抬头望了望他俩一眼,犹豫了一下,也不说话,收起刀下楼去了。
      早读课时,赖伙朋回来了,一副狡诈的嘴脸走到湘明桌前:“湖南佬!班主任请你去一趟办公室。”说话间脸上带着轻微的阴笑,还顺带瞟了一眼隔壁的杜鹃。程湘明有一种不祥的预感,他与杜鹃困惑地对视了一眼,便下楼去找班主任了。
      未到办公室前,他先到校园绿化带静了静,因为他见到赖伙朋那狡黠的眼神,猜想或许不是好事,他要用天眼看一看,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,这一看不打紧,却吓了他一跳。原来,赖伙朋乘早读课的时间,到班主任林老师处告了杜鹃与他一状,说他们在树林里面,一进去就半天不出来,或许是谈恋爱,做不正当的事情也有可能。什么时候就被他看到了?经他这么一说,让人想象的空间很大。学校可是禁止男女同学过份亲密来往,和谈恋爱的,真是这样,那可是要被学校通报批评,甚至,严重的有可能被开除学籍的。他想想:这条“赖皮狗” 真歹毒!自己做错事了,批评他两句,还来一个恶人先告状,泼污水陷害人,真是阴险狡诈坏透了。还好自己有“特异功能”, 事先察觉了,要不然,还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呢?如果是常人,没有思想准备的情况下,被老师一问,真无法解释清楚。他一边走,嘴里说:“这家伙坏,真是坏透了!”。
      湘明来到办公室,办公室内正坐满了准备上课的老师,一些老师还用怪异的眼光望着他,他知道“赖皮狗” 一定在办公室大声宣传了,老师们一定认为他是“坏孩子”。 他也顾不上这些,径直走到班主任桌前。林老师见湘明来了,也不遮掩,但稍微压低了声音问:“程湘明同学,问你一件事一下。”湘明知道,整个办公室的人都能听到林老师的问话,因为此时办公室里鸦雀无声。程湘明自然地问:“什么事?”。林老师说:“听说你和班上的某位女同学进树林里,半天不出来,有这回事吗?”。湘明停顿了一下,不紧不慢地说:“有啊!是杜鹃同学。”众老师诧异。林老师接着问,语气有所加重:“去干什么呢?”“呢” 字的尾音明显拉长了。湘明回答:“她妈有风湿病,我们苗寨有一种鸡血藤可治风湿病,很见效的,我带她去采。”林老师半信半疑,还想问话。这时,二班的一位女老师插话了:“我看这位同学也不象是个坏孩子。鸡血腾我听说过的,治风湿病很好,什么时候也帮我采点?”。湘明友好地笑笑说:“可以的!”另有一些老师也凑过来,说:“你是苗寨的?少数民族的药很好用的,什么时候也帮我们采一些有用的药?”湘明说:“好啊!”。林老师见问不出什么,周边老师的热情又这么高,自己也觉得脸上有光,便笑笑地对程湘明说:“湘明,你先回去吧,马上要上课了,药的事下课再说”。 湘明顺顺地退出来,这时早读下课铃响了。
      湘明一进教室,赖伙朋一看他从后门进来,可来劲了,从坐位上一下跳起来,双脚架在凳子上,坐到桌子上来,面向湘明,嘴中念到:“湖南佬找婆娘,找到清溪的苦菜花……”他故意将杜鹃花念成苦菜花,同学们“唰” 地一下,都将目光投向了湘明和杜鹃,大伙都知道他俩今天得罪了他。杜鹃气不过来,“噌” 地一下从坐位上站起来:“你——!”话还没说出来,湘明拉了一下她的衣角,杜鹃将话止住。
      只见湘明温怒地望着赖伙朋的脸,也没说话,几秒钟之后,刚才还神气十足的赖伙朋,突然,神精病似的左右开弓摔起了自己的嘴巴,而且甩得“啪啪” 响,他的坐位在教室的中间,全班同学望见了“哄——”的一声笑的山响。
      湘明也没空理他,赶紧在纸上写了:“松林、采药”,四个字,塞到了杜鹃的手里。杜鹃看了,想问什么意思,可上课铃响,班主任已走进了教里室……下课时,班主任将杜鹃叫到走廊的边上,小声地问:“你昨天跟湘明去松林干什么了?”。杜鹃马上明白湘明字条的意思了,回答说:“去采药啊!”。她是班长,老师自然更相信她,也不想多问,只抛下了一句:“今后上山要注意安全。”便夹着讲义下楼去了。
      站在走廊上的程湘明现在才看到,在操场边上的树林里,还有几位同学正在那对着绿化树练飞刀,他就奇怪呢,一大清早就那么多人练起飞刀来,这多危险?而且还破坏公物!昨天还没有人练呢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?一位同学见他自言自语,就奇怪地问:“你没看《加里森敢死队》的电视剧么?这么热播的电视剧呢!……他们在模仿飞刀手的功夫呢。”程湘明这才明白,为什么自己早晨会因为《加里森敢死队》的电视剧名而头痛的原因,他哪里有空去看什么电视剧,晚上学习练功的时间都不够,自然不知道什么《加里森敢死队》、飞刀手了。现在听了,心想,也许这一切都是孽缘吧。他应该管到底,总不能让他们就这样破坏公物,而且,有可能伤到人的。他想到这些,转身走进教室,对杜鹃说:“你应该马上向班主任反应伙朋飞刀的事,要不然很危险的,而且破坏公物多不好。”杜鹃转身下楼,一边回答说:“我现在就去。”
      上第二节课前,杜鹃回到了教室,对伙朋说:“林老师让你课间操时,到办公室去找他一趟。”,兴许是他刚才自甩嘴巴的原故,更有可能是他“做贼心虚” 的原固,听了杜鹃的传话,象冬天里霜打的茄子,焉在坐位上,答不出话来。同学们看了都暗暗笑出了声。
      课间操结束时,校广播里传出恶讯:有同学被飞刀飞到了面部,正在校“医务室” 就治,学校禁止一切危险行动。   


      湘明拐入山道,杜鹃兴奋地从背后赶上来,竖起大拇手说:“湘明哥,你真棒!几个嘴巴就甩掉了赖伙朋的嚣张气焰。”程湘明脸部没有表情,似乎为这事高兴不起来,问洪杜鹃:“你知道赖伙朋到班主任那,告我们什么吗?”杜鹃回答:“我不知道。”“他告我们在松树林里谈恋爱呢!”湘明说。“真无耻,真卑鄙!”,杜鹃先是诧异,然后说,“就因为我们批评了他几句飞刀,他就使阴?”。湘明说:“是的。要是常人,这次就被他害了,有一千张嘴也说不清楚。因为谁会有心理准备?还不乱了方寸!解释的清楚吗?。”杜鹃问:“那,你是怎么跟老师说的呢?”“跟老师说我们去采药呗。”湘明回答。“我就想到了,你的纸条告诉了我一切。老师问我,我也说是去采药。”湘明说:“你真聪明!反应还挺快,悟性也挺高。”说完这些,微微笑地补充了一句:“儒女可教也!”。杜鹃不无得意,自豪地说:“那是!”两人相视一笑。湘明说:“当然,我用神功打人也是不对的。这与练功的初衷是相违背的。练功是为了健身,探索自然奥秘。最重要的是,追求与人类、自然的和皆,我却用它来打同学,被师傅知道那是要被批评的喔。所以,我觉得自己当时或许过份冲动了一点”。“ 没什么太冲动的”, 杜鹃补白说,“这种人的德行,你看他,当时丑恶嚣张的气焰,不教训他一下怎么行?我却觉得很解恨,要表杨你”。 湘明笑笑说:“那,就表扬吧!”。
      走了几步,湘明停下脚步说:“松树林是不能去练功了。”杜鹃问:“那怎么办?这么好的地方,真可惜!”湘明想了想,说:“没关系的,我带你到一个新的地方去,那里一样很好。中午来岔路口等我。”杜鹃顺从地说:“好的,我等你”。
      
      不到十二点半,湘明已等在了那里,杜鹃也正从坡上走下来。两人相视的笑脸特别清纯。湘明说:“我带你往城外走,顺河十分钟,有个好去处,那里偏僻,没人,很适合练功的。”杜鹃顺从地说:“好吧,听你的”。只见湘明将手掌伸出来:“将手给我,我牵着你,会跑得很快的”。杜鹃多少有些害羞,犹豫了一下,还是将手伸给了湘明,脸颊微微绯红。湘明没空解释,交代她:“我牵住你跑的时候,你意念想着下丹田和涌泉穴,跑的时候,别开小差”。杜鹃乖乖地说:“好的”。只见湘明问:“准备好了吗?”。杜鹃说:“准备好了”。 湘明牵起她的手:“准备好了。起跑!”只见他轻轻一顺,两人几乎并肩,飞跑起来,杜鹃感觉自已的脚几乎没有着地,身不由己地“顺”着他“飘”,如腾云驾雾般,耳边呼呼风起。更加奇怪的是,湘明并没有完全按路线走,身前的花草每当他到了身前,都活动起来,乖巧地躲到一边,一点也不会踩到它们,仿若一瞬间两人进入了一个童话世界。尚未待杜鹃回过神来,只听湘明说了一声:“到了”。 杜鹃定睛一看,离岸一百米左右的一个半坡上,这里地处稍平,县城早已被青山隔绝,到处是青绿祥和的宁静。湘明指着十米开外的几棵大树对杜鹃说:“这几棵树,叫山苍籽树,是一种正气很足的树。不信你走近它身边采一片树叶闻闻,它身上有一种类似于正气水的味道。在它底下练功,可以补肾气的,长功更快。杜鹃采一片树叶闻闻,果然有一种刺鼻的香味。湘明告诉她,这树每年的夏天会长一种颗粒状的青果,到了秋天就变黑了,落在地上满地香气,在它底下练功很苏服的。
      一小时的练功结束后,临走时,湘明指着更远的一棵大山苍籽树,对杜鹃说:“周末如果我没有来,你千万别到它底下去练功。那可是一棵有上百年寿命的老山苍树了,是老爷爷辈的,它的功力可比你要强多了,如果你在它底下练功,将百会打开,真气有可能被它吸干的!所以,没事也少到苍天大树下去游走。常人也应该是这样。”杜鸦听话地点头答应:“好的,明白了。谢谢湘明阿哥!”湘明笑着说:“时间还来得及,我们就慢慢走吧。顺便给你传授些与气功有关的知识。”杜鹃说:“好的”。
      于是两人往回走。湘明说:其实,中华文化是一个完整的整体,无法分隔,不管儒、医、道、巫、以及后来传入的佛家文化,早已与中国的本士文化融为一体,难分你我。比如:神话故事《西游记》中的如来佛祖是佛家的,而太上老君李耳却又是道家的创始人。孙悟空事实上后来也是从师道家学艺,他的师傅唐僧,西行取的却又是佛经,传播的是佛家文化。所以,在民众的心目中,没有将佛道分开,她们同是人们信仰的取向、和文化的渊源。作为练功者有几本书是肯定先要读的:医家的《黄帝内经》、《神农本草经》;道家的《道德经》;佛家的《心经》、《玉历宝钞》等等,它们都是向人们传授最基础和最基本的医理医药知识;道与德的修行路径与方法;心的修行与宇宙的奥妙。懂得了这些知识,再练气功,就不会象瞎子摸象——不知其形,也就有了方向和目标。杜鹃听明白了,但为难地说:“现在,这些书我都没有怎么办呢?”。湘明说:“没关系的,有些书我有,有些书现在寺庙里免费都能请得有。”杜鹃听了非常高兴。
      转眼,来到了清溪桥头,湘明说:“又到了分手的时候了,省得又引来闲言碎语。”杜鹃无奈地点点头,快步向前走去。
      
      下午最后一节自习课,林老师走进了教室,让大家停下手中的学习,说学校有重要的事情交代和通知。同学们都停下了手中的活儿。林老师说:“通知之前,我首先要表扬我们班上的两位同学。一位是洪杜鹃同学,一位是程湘明同学,他们敢于同班上的坏人坏事做斗争,爱护公物,制止不良行为,给同学们起了很好的表率作用。你们或许都已经知道了,我们班上的个别同学,学习什么电视剧《加里森敢死队》里的主角,把班级的大门拿来练什么飞刀,搞破坏活动!”,说到这里,全班同学的眼睛都唰地一下都集中到了赖伙朋的身上,赖伙朋低下了羞耻的头。林老师接着说,语气有所提高,气愤地说,“听说这个同学当时气焰还挺嚣张,他怎么不拿自己家的门去练飞刀?看他父母亲要不要管?而且班上人来人往的,他想到安全问题没有?也是今天上午,初三【7】的一位同学玩飞刀,也是学什么《加里森敢死队》,结果将初三【5】班的一位过路的同学给飞到了,脸上好大的一个口,流了不少血,差点飞到了眼睛,现在还在医院呢!”林老师停了停,接着说,“所以学校通知,从现在起,禁止学生在学校玩什么飞刀和一切危险的活动,否则一切后果自负。看他家父母有多少钱来赔!”,说到这边,他走到教室后门看了看,再走到赖伙朋的坐位前,他一米七多的身高,立在那,赖伙朋明显感到心理压力,两手插在两腿间,头低的更低了。他摊开右手掌向赖伙朋:“拿来!”。赖伙朋乖乖地从书包里将飞刀拿出来,交到了林老师的手里。林老师说:“谁破坏的谁修复,那被你飞的跟麻脸一样的后门,去买一罐同样颜色的油漆将它刷平了!” 伙朋默默地点了点头。林老师不无嫌弃地瞥了他一眼,再看看手中的飞刀说:“杀猪人家就是有钱噢,飞刀也这么上档次,这么精致锋利!”便走回了讲台。众同学“嘿嘿”默笑出了声。
      走上讲台后林老师接着说:“其实,现在社会上有许多不良风气和现象,做为我们学生是不能去参与和学习的,比如说,现在社会上的人越来越浮华,开始追求物质享受,忽略了品性的修养,越来越多的人变得越来越自私,而且越来越物质化,很可怜的。追求五官精神刺激,向往西方的那种个性化的生活,如:《加里森敢死队》里很多情节和镜头,展示的就都是个人英雄主义的东西,而且不惜将杀人犯、骗子、小偷等负面人物在影视中栩栩如生地展示,以取悦观众的猎奇心理,获取票房收入。做为我们青少年辨别和把持自已的能力还比较薄弱,今后要特别小心。现在,已经有许多学校和开明人士正在向央视提出禁播此片的强烈要求。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。我建议班上的同学们,今后再有播放类似的影视片,能自觉的抵制,不受侵袭。将心思用在学习上。同时,我还建议同学们,有空多去学习传统文化的东西,那才是真正的好东西,那将对你们的成长起到很大帮助和引导作用。中华几千年的文化,渊源流长,很值得学习的,总比去看这些不伦不类的东西来得好得多。同学们相信你们的老师吧,多去接触传统文化的东西,你们将受益非浅!别再让不良习气侵染我们的校园!
      湘明觉得林老师说得实在是太好了,而且很真诚,连他都受感动了。他觉得自己应该有所行动,来加深同学们对此次事件的映象,或许,今后的同学中,就会有更多的人去关注和学习中华传统文化中优秀的东西,以利社会。他侧眼看到窗外不远处,学校宿舍楼阳台上,有一盆盛开的君子兰花,实在是幽雅端正、清远迷人、难得一见,他心里说:“主人啊,请原谅了,全当您为我们全班同学做贡献吧。”于是,竖起剑指,一加意念,盆中的一朵君子兰花,随“风” 飘来,越过窗户,落在林老师正欲抬起的右手中。林老师惊讶,全班同学也都看见了,都觉神奇,又不知是怎么回事,坐在前排的一位男同学脱口而出:“君子兰!”一位女同学说:“好美呀!”。杜鹃马上明白是怎么回事,乘热打铁地说:“林老师,老天奖励您的演讲呢!”。一位男同学付和地说:“是呀,老天奖励您呢!”——全班鼓掌。湘明对着杜鹃悄悄竖起大拇指,表示夸奖她。杜鹃露出了满意的笑容。别的同学却不知道其中的奥妙。
      林老师笑笑说:“是挺神奇的,教学楼内又没人种这种花,也没起大风,花怎么就飘到了我的手里?花还淡淡的香气,大伙闻闻。”于是,从前排开始闻,然后,往下传送,许多同学新奇,迫不极待地站起身来,手伸得老长老长,恨不得花朵早一些传到他们的手里,希望能从中发现一些什么不为人知的奥妙。结果大伙什么特别也没发现。花又传回到林老师的手中,林老师说:“既然这样,我就收下这份礼物吧,做个纪念!”同学们都投去羡慕赞许的眼光。
      
      放学的路上,杜鹃问湘明:“你献花的目地是什么?”。
      湘明说:“加深同学们对此次老师讲话的记忆,也许,今后就会有更多的同学来关注优秀传统文化的东西,从中受益。”。
      杜鹃说:“你真是良苦用心啊。”
      湘明说:“只可惜,我们这一代人,离母体文化的东西越来越疏远和陌生了,就怕哪一天,老祖宗的精华都被我们丢失殆尽了,那才会变成一条可怜虫,在世界上没了依托。”。
      杜鹃无语。   

    本文由2999.com金沙贵宾会娱乐发布于小说,转载请注明出处:【江南连载】玄幻花季流年 第七章2999.com金沙贵

    关键词: 第六章 江南 玄幻

上一篇:三丧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