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2999.com金沙贵宾会娱乐 > 小说 > 第十六章 人力资源部 犯罪心理师 艾西恩

第十六章 人力资源部 犯罪心理师 艾西恩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8:34编辑:小说浏览(195)

    电梯门一开,精明干练的小伙子张宇,拖着一只大纸箱子,三步并作两步地朝办公区走去。走廊的拐角处,他差点和总裁特别助理陶晓薇撞个满怀。 好在张宇反应挺快,身子闪到了一边,可拖着箱子的绳索却躲不开,绊在陶晓薇的腿上,弄得她一阵踉跄。 “哎呀,陶总,对不起,没想到您从这里过。”小伙子赶紧道歉。 “没关系,是我走路没留神。”陶晓薇30岁上下的模样,是位成熟漂亮的职业女性。论年纪不该称呼她为“总”,论职位其实也不该。可是总裁特别助理这样的职务,你能怎么叫呢?叫助理肯定不太合适了,所以公司里多数年轻人,都叫她“陶总”。 张宇一抬头,注意到陶晓薇的脸色并不好看,疑心自己是不是撞疼了她,赶紧笑着赔不是,“陶总,您没事吧?” 陶晓薇意识到了什么,连忙挤出个笑容,“哎,没事。对了,张宇,我要是没记错的话,你是行政部的经理,分水果的活儿,不用你亲自来干吧?” 这是L公司的传统,每逢夏季,为了缓解酷暑,公司每天订购100斤水果,在下午3点的时候,分发给员工。张宇拖着的纸箱子里面正是装满了这些水果,红灿灿的火龙果,黄澄澄的菠萝,总之,变着花样,都是些应季的果实。 行政经理张宇苦笑了一下,“咳,咱公司全部的行政人员,加在一起一百多人,就我一个男的,总公司这边6个人,更是只有我一个男的。这种力气活,我不干谁干呀?” 他嘴上说得挺委屈,其实心里美滋滋的。为什么呢?别瞧分水果这工作很费力气,可是各部门的美女总是第一批来抢水果,一来二去的,张宇和各位美女打得火热,他自然乐在其中。这小伙子一直还没有个对象呢。 陶晓薇听着,点了点头,人家说得对,这事儿自己也不好干涉。她心里还有别的事,寒暄了两句,就往走廊的另一头走去,掏出手机,悄悄地给什么人打电话。 张宇听不见,也不能愣在这里,因为技术部的美女助理已经发现了他,笑盈盈地冲上来抢水果了。 “走,回去,到茶水间再拿!”张宇拖着箱子,美女跟着。这是分水果的规矩,必须到茶水间再拿,否则美女们就跟劫道的土匪一样,你一捧我一兜,最后什么都剩不下来。 离茶水间还远着呢,身后的美女们可是越聚越多,不一会儿,咔嗒咔嗒的高跟鞋响声,汇成了交响乐。 等到了茶水间,张宇先下手,分出了一些水果,有两个部门离得太远,他得事先帮人分好,免得“贫富不均”。他刚一停,美女们就出手了。 “哎,今天这火龙果不错啊!” “唔,不过我还是爱吃菠萝。” 张宇抬了抬眉毛,说:“对,女的都爱吃菠萝,我看着菠萝就恶心,你们最好全拿走!” 美女们边拿边说,七嘴八舌,手里也不闲着。没多大工夫,一个个满载而归。 要是平常,张宇愿意跟她们开几个玩笑,逗逗乐。不过今天他没有,因为心里也忽然有了事——陶晓薇最近不大对头啊…… 身边美女如云,自然是件好事,可是张宇心里真正惦记的,却是总裁助理陶晓薇。惦记归惦记,他从来没有表达过。为什么呢?一来是人家职位比自己高,又留过洋,自己一个小小的经理,是不是有点高攀不上呢?最重要的是,早就听说她有个男朋友,还是以前一起去英国留学的,这就更让他觉得无从下手。 正郁闷着,自己部门的总监李燕走了进来。李燕是个身材高大、胖胖墩墩的女性,要不是太过富态,模样还算挺好看的。 李燕一眼瞧见自己的经理坐在沙发上发呆,风风火火地问了一句,“嘿,我说这水果怎么还不送来,敢情你小子在这儿愣着呢!” “哟,李姐,”他俩平时关系不错,张宇也用不着客气,“要不我这就拿过去?” “不用了,反正也没剩几个,就跟这儿吃吧。一会儿你再把那两个部门的给送过去。”李燕是行政部领导,眼里不揉沙子,问道,“我说你到底是琢磨什么呢?” “我琢磨着陶晓薇是不是不打算在咱们这儿干了?”话一出口,张宇立刻后悔了。在公司里,话是不该这么说的。领导的去和留,下级不该妄加评论,何况公司里,闲话传得比街头还快! “哦?我没听说这事儿啊,怎么?” “也不是,我这是瞎想。这两个礼拜了,总裁那边的水果,她从来没领过,都是我给送过去。还见她没事就出去打电话,也不知道是怎么了。” “大概是家里有事吧?”李燕眼珠一转,“不对,你小子怎么那么关心人家?不会是……” 张宇的脸,腾地一下子就红了,“没有,哪有这回事,我就是……” 我就是什么呢?他有点说不下去了。 李燕马上就明白了,想了想,挤兑这么个老实孩子,也没什么大意思,于是换了个口吻说:“其实啊,她和男友,好像出了些问题。” “出什么事儿了?” “公司不是老组织一些活动吗?早两年,她总是带着男朋友。这俩月3次活动了,我可是没瞧见她男朋友的影子,别是分手了吧?” 张宇嘴上没说,心里觉得挺舒服,那我得关心关心这事儿。正在这个时候,行政部的几个专员也走了进来,手里还提着一盒蛋糕。 张宇一瞧,哟,这蛋糕不便宜啊,21客的。 部门里有给员工过生日的习俗。一问才知道,今天是一位新员工的生日,赶上总监高兴,就派人定了21客的蛋糕。 点上了蜡烛,说了祝词,6个人围着圆桌一坐,准备开吃。 茶水间的百叶窗外,闪过了陶晓薇的身影,她已经打完了电话,正从茶水间门口经过。 李燕探出脑袋招呼着,“陶子,来,快过来。” 陶晓薇一愣,高跟鞋一转,咔哒咔哒走进来。 “知道你最爱吃蛋糕了,”李燕笑呵呵地说,“来,见面分一块。” 这句话,让张宇给听进去了。 每人分一块,张宇自然也有一块,他可没动嘴。要说这样的高档蛋糕,从各国采买的原料精制而成,没人不爱吃。可他琢磨着,回头自己这块,也给了陶晓薇吧。 恰好这个时候,总裁从门口过。 这回是陶晓薇探出脑袋招呼着:“喂,你!” 屋里的几个人吓了一跳。那可是总裁大人,“喂,你!”这是喊谁呢? 总裁听见,回头愣了愣神,拿手指指自己,“是叫我吗?” “对,不然还有谁呀,快过来,好事!” 屋里的人纳闷:谁是总裁,谁是助理啊? 可是总裁一走进来,陶晓薇傻眼了,坏了,蛋糕都分完了,没有多余的啊。 张宇叹口气:完了!手里这块肯定保不住了。 总裁进来瞅瞅,“哦,你们吃蛋糕呢,没我的啊,你叫我干嘛?” 张宇低头看看,只有自己手里这块一口没动,别废话,敬献给老爷吧! 弄得总裁也有点挺不好意思的,“你瞧,得,咱俩一人一半吧。” 别费那劲啦!“我不爱吃甜食。”张宇赶紧摆摆手。 总裁感激地瞧了他一眼,端着蛋糕走了。 陶晓薇也挺感激地瞧了他一眼,这一眼可叫他的心开始荡漾。有戏! 吃完了,生日就算过完了,再往后的节目,大概是拿着部门经费,晚上去吃喝一顿。说了几句闲话,众人就散了。 大家都出去工作,唯独张宇是个例外。小伙子急匆匆地下了楼,21客的本部离他们的办公楼不远,他一路猛跑,拿钱买了一张蛋糕券,这才又回到了办公区。 他心里怦怦怦直响,手里拿着蛋糕券,不一会儿捏出了汗。 陶晓薇的工位,在总裁办公室门外。那里有一处拐角,里面的空间挺大。这位置有个好处,谁想去总裁那儿,都得从她这儿过,这样也方便工作。 她眼锐心灵,平时有个人过,她一眼就瞧见了,赶紧站起来招呼。今天张宇来,她正低头看着书,心里想着事儿,一动不动。 张宇也不在乎,手支着办公桌,身子往前探,张嘴要说话,话还没出来,先喷出一口热气,太紧张啦! 这么近了,陶晓薇不可能还不察觉,她略有些惊讶地扬起头,“哦,张宇,有什么事儿吗?” 小伙子赶紧撒了手,把蛋糕券扔在桌上,再捏着就该湿透了,“啊,也没什么,前几天哥们过生日,我们给买的蛋糕券,大家没商量,就买多了。我这一块没吃,刚才看你喜欢吃这蛋糕,得啦,还是给你吧,也省得浪费了。”他连珠炮似的,说了这一大堆。 人常说,心虚的人战战兢兢,说话断断续续,其实不然。越是心虚,解释起来就越是卖力,前因后果都得给你说到了,言下之意,是说我没有别的坏心眼! “哦,行,多少钱,我买。这蛋糕券折多少钱?” “不,不要钱,你拿着吧,反正我自己也不吃。” 陈晓薇愣了,她是多么聪明的人啊!其实,这种事,不需要英国留学就能弄明白:这小伙子,不是对自己有意思吧? 抬头看看,这小伙子个子不太高,不过挺精神,肤色很白,眼睛也很大,戴着个眼镜,看着文质彬彬的,自己以前没多留意过他,不过细瞧着,也还挺招人喜欢的。 被人喜欢,总不是一件坏事。可眼下,她不知道接还是不接。 张宇见她愣住,没话找话,也是豁出去了,“对了,晚上我们部门新来的小陈过生日,出去吃饭,你要不要也来一起热闹热闹?” 横竖就是一死,他豁出去了,反正撑死胆大的,饿死胆小的。 陶晓薇笑了,挺温暖的一笑,“好吧,那蛋糕券我先收着了,回头我再请你。至于晚上的聚餐,我再想想,下班前告诉你吧。” 张宇欢天喜地地走了。 他走了,陶晓薇的神色慢慢又黯淡了下来。她和男友,确实是闹别扭了。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,男友变得偏执、极端,说话做事常常不给自己和外人留面子。为了这个,俩人没少打架,后来在朋友的介绍下,找到了一位心理医生。看病看了俩月,不能说没有一点好转,可男友时好时坏,有时候翻脸不认人。就这样,两人不在一起住了,陶晓薇搬回自己在城里的房子。眼瞧着七夕佳节将近,她的心里更不是滋味。看着姐妹们一个个嫁了人,过得也还算幸福,自己更加没了着落。有心分手吧,不忍,两人青梅竹马,这么多年都过来了;不分手吧,受罪,男友的疑心还特别重。这事情怎么办呢?亲朋好友,说什么的都有,有的劝和,有的劝分。她心里乱作一团,没了主意。 这种时候,找个人聊一聊,发泄一下就挺好。张宇这小伙子看起来也是个不错的人选,可是要没有他喜欢自己这一节,也好办。张宇今天这一热情,自己反而又想退缩了。 很快到了下班的时候,MSN上,张宇的头像闪个不停,“怎么样,陶姐,一起去吧?” 陶晓薇实在没这个心情,过生日,自然是要闹一闹的,可她现在只想独自静一静。如果小伙子单独约她,没准她反而很痛快地答应了。 从这一点来说,张宇是犯了个大错。他看到了陶晓薇的回复:对不起啊,你们玩开心点,我还有工作。 张宇被同事们拉着,悻悻不快地走了。 陶晓薇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,继续思前想后。耗着耗着,天色将晚,一看表,已经7点30分了。 这期间,同事们陆陆续续地走光了,总裁也走了,她接了几个电话,其中一个是男友,俩人又拌了几句嘴,心里更不是滋味。 没法子,回家吧。 收拾好东西,下了楼,陈晓薇走向停车场,钻进了自己的车子里。 她的家,从公司往北,大约半个小时的车程,是一个名为天堂苑的大型社区。因为时间不早了,所以路面也算顺畅。她很快回到了自己的小区。 停好车子,她接到了一条短信:“陶姐,见你心情不好,过两天我请你吃饭。今天我们玩得很开心,你也要开心。” 看到这短信,她心里是一阵暖流。回家吗?她懒得做饭,肯定是一头栽倒在床上。还是去外面吃一口吧,或许还得喝一点酒,缓缓神,也好借着酒劲安稳地睡一觉。 她早就听说,现在偷车贼很多,看见你车里有值钱东西就下手。这样想着,她把笔记本电脑、手机装好,跨在肩上。社区里随处可见饭馆,她就挑选一家干净的吧。 陶晓薇想找个饭馆,吃一点,再喝一点,好安安稳稳地睡上一觉。希望到了天亮,心头的一片乌云就散了。可她这个决定,却是犯了天大的错误。她应该和张宇去参加生日聚会。 大约6个小时后,一份打印好的报告,放在了刘警长的办公桌上。 只见上面清楚地印着: 姓名陶晓薇 死亡时间推断为昨晚21点左右 死者年龄32岁性别女 身高166cm体重56Kg 营养正常肥胖() 僵直无 头发颜色黑色 眼睛颜色黑色 牙齿天然 异常现象无 衣服无有√ 贵重物品无有√ 身份证上的名字陶晓薇(无身份证,系工作证上姓名) 地址 关系L公司总裁特别助理 检查结束日期2009年8月22日时间凌晨1:30 死亡原因后脑遭受重击,脑干受损,呼吸停止,心跳停止。 死亡方式: 自然自杀 地方当局B市警察局 尸体交给刘罡明警长 看着这份报告,刘警长陷入了深深的沉思,这时候,夜已经深了……

    通常,张宇是最早到公司的那一批员工。由于家住火车站附近,一早上,车辆很容易在附近形成拥堵,他就总是早起早出门,然后很早便来到公司,沏杯茶、抽支烟,随后坐在自己的位子上,百无聊赖地登上开心网,看看这个,偷偷那个。 不过这几天,他都迟到了。 陶晓薇死后的第二天,公司便派来了一位新的总裁助理。四十五六岁的模样,全身上下都是名牌,说话好像传达圣旨,喜欢昂起她骄傲的头颅,用鼻孔对着所有人。 最有趣的是,这位不可一世的助理的名字,居然叫罗佳英(《大话西游》里面唐僧的扮演者)。张宇诧异,周星驰都火了这么多年了,她也不知道去改个名字? 当然,眼前的这位罗佳英,可不是搞笑人物。上任的第一天,她就趾高气昂地宣布自己为“办公室主任”,这一来,无形之间,她就成了行政部的婆婆——上到总监,下至员工,每一位都要听她调遣。 第二天,她开始招惹其他各部门的领导。 在发给财务总监的邮件中,她提到:“现在的财务制度,不足以展现出总裁至高无上的权威。”一句话,引来财务总监长达4页的反驳。 她又对人力总监说:“以后公司经理级以上的人事变动,在递交总裁之前,都要给我过目。”人力总监面子上没说啥,估计心里在骂娘。 就连打扫卫生的阿姨,都难逃一劫,在没有及时向她打招呼之后,罗佳英找到大楼物业,说:“从今往后,我再也不想看到她!”于是,无辜的扫地阿姨被辞退了。 对待外人尚且如此,归她直接管理的行政部,日子就更不好过了。 好不容易捱到了周末,没两天,又是万恶的礼拜一。 9点过后,罗佳英来了,召集行政部全体员工,开了个会,说:“我找风水先生看过了,总裁的办公室有些问题,要再扩建,现在战略部的位置……” 后面的话,张宇没大听进去。什么年代了?还要看风水!看就看吧,哪有大张旗鼓宣传的。 行政总监李艳,阳奉阴违。 张宇便觉得,总监对这娘们的顺从,已经到了有失颜面的程度。 罗佳英也找张宇谈了心,大概意思是说,咱们这个部门,有许多捞一把的机会。 张宇默然,前段时间,刚装了七八台兼容机,合作多年的厂家,只赚了500块钱。就这么点利润,还让人家给你返点?返回来几十块钱,有什么意思啊? 张宇心中暗骂:“你丫开的宝马车,是偷来的吧?” 他悄悄地录了音,准备告状,可是状子告到哪儿,他不知道。 越是这样,他就越是怀念原来的总裁助理——陶晓薇。这已经不是男人对女人简单的暗恋了,而是掺杂了更多复杂因素的情感。人家陶晓薇可是从英国留学回来的,是见过世面的,对人总是客客气气的,从不拿自己的身份来压人。眼前的这个总裁助理,算怎么回事呢? 不仅是他,别人也难免议论纷纷,要说这罗佳英是总裁情妇,那是胡说八道,太老了,也太丑了;要说是总裁远房的一位大姐,那还有情可原。 众人心里不服,可是没人敢说话,大家都要保护好自己的利益和职位,经济危机的大前提之前,换个工作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。 张宇也不敢说,可是心中的愤怒却越攒越多。 最让他不能理解的是,陶晓薇死了,公司居然打算瞒天过海,就这么了事! 人死了,开个追悼会,总是应该的吧?就算考虑到员工的情绪,追悼会不开了,说明一下情况也是必要的吧? 可是,陶晓薇死了就死了,第二天就来了顶替的人,第三天这事儿就风平浪静,没有人提也没有人问了。也许在今后的某次聚餐中,陶晓薇的名字,还会出现在某人的口中,不过那时候,顶多算是饭后的谈资罢了。 人命竟然如此的不值钱,张宇怒不可遏。 一转念,他想起麦涛留下的电话号码,觉得有些事情可以跟他聊聊。 他真想说,是总裁和罗佳英合谋害死了陶晓薇。当然,这是不切实际的,他也不愿意这样诬告人家,因为自己想抓到真正的凶手,给她报仇。 他回想起,在犯罪现场第一次见到麦涛时的样子。他本以为,犯罪心理师,一定长着热情而又聪明的脸孔,或者带着冷峻而又睿智的神情。可是麦涛全然不是那个样子,他模样不难看,却也不出众,笑嘻嘻的,好像随时要开玩笑,让人很难联想到他的身份,虽然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奇异的魅力,但很难说得清楚那到底是什么。 犹豫再三,张宇还是给他打了个电话。 等待中,他忐忑不安。 响了七八声,张宇正准备挂断,话筒里传来了嘈杂的声音:“我是麦涛,您是哪位?” “哦,”张宇赶紧搭话,“麦先生,您好,我是张宇,你还记得吗?” “记得,有事吗?” “我想约您见个面。” “行啊,真巧,我刚买完手机。这样,你说时间和地点吧,我过去。” 对方很痛快地答应了,这是张宇没想到的。有心客气两句,又怕说得太多,让同事听了去,索性直截了当,把自己公司的位置告诉麦涛。 半小时以后,两人在楼下的咖啡厅见了面。 今天的麦涛,一扫那日的邋遢:他精神奕奕,小脸红扑扑的,很水润,头发还打了发蜡,抖擞地立于前额。忙碌的时候,他顾不上体面,闲下来,他喜欢打扮自己。 “那位先生没来?”点了一壶咖啡,张宇问道。 “你说艾莲吗?他是我老师,不干这行。” “艾莲?那个写书的?” “对,我中学时候成为他的读者。” 张宇啧啧赞叹,看看人家的朋友圈子,自己也能参与其中该多好。 两人一番闲谈,张宇遏制不住,咒骂新来的助理,又说公司里人情淡薄,麦涛不住地点头,毫不费力地把话题扯远,论时事、谈家常,八卦得很。 说了一会儿,张宇都觉得纳闷:这犯罪心理师,有那么多时间来胡扯吗?他为什么不问问案子呢? 其实,这也是麦涛常用的伎俩,跟心理咨询一样,给你自由时间让你倾诉,然后再抓住蛛丝马迹,提出自己的问题。当然,这方法有个缺陷,如果案件太急,这样做不合适。可自己先前判断失误,现在不得不花些时间来做出修正。 当然,聊着聊着,话题自然而然地转回陶晓薇身上。 麦涛也看得出,张宇对死者是有着深刻感情的,更不愿意打扰,让他随心所欲地说下去。 “陶晓薇以前可不会这样对我们,”张宇叹了口气,对服务员招招手,“喂,给我来一瓶嘉士伯!” “上班喝酒没关系吗?” “没事,下午我打算请假。” 麦涛点点头,示意他继续。 “陶晓薇很和气,没有架子,哪怕是跟司机……啊,不,别说司机,就是跟扫地阿姨说话也很客气,总是您长您短的。当然,有时候她说话也挺直的,看起来是不会耍心眼的那种人。说来也奇怪,这么好的女人,32岁了,竟然还没结婚!呃……”他打了个酒嗝,“呃,你干嘛这么看着我。我也明白,女人职位高了,挣得多了,不一定好交朋友。不过她的男友,据说也是一起留学回来的。” “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儿?” “嗯,不知道,不过从她的年纪推算,也该有个七八年了吧。” 麦涛想到了七年之痒,又想起前段时间很流行的一句话:“相恋前五年,男人总说,我们结婚吧;相恋五年后,只有女人说,我们结婚吧。”想想看也不难理解,都是大龄男女了,也许他俩相处时间太久,彼此熟悉得让人窒息,分手也属正常现象。 “反正人家是出国留过学的,哦,我扯远了,继续说。听我们总监说起过,陶晓薇能力很强,起初是在人力资源部工作的,后来被总裁看中,提拔到自己身边来……” “哦,对了,”麦涛想到,既然凶手可能是熟人,那么公司里的情况,也应该多了解一些,“我以前有个姐们也有类似的经验,不过她两个月之后辞职了,因为领导性骚扰。” “不不,你想歪了。我不敢说谢总是个正人君子,不过他想偷腥也不容易。公司上上下下都知道,他有个爱吃醋的老婆!前些天还到公司来视察过呢。当然,老总也许有这个心思,可顶多是看看,不敢乱来。何况,陶晓薇的工位,是在总裁办公室的外面,也不会有太多机会。” 张宇顺嘴把那天吃蛋糕,陶晓薇叫住总裁的事给说了一遍,意思是,助理根本没把总裁当回事。最后,他还不忘强调一句,人家是去过英国的!人家是有男友的,而且也是去过英国的! “总之吧,”他下了结论,“桃色绯闻,是跟她没什么关系的。我接着说,她从人力资源部给调了上来,当然,工作性质变化不是很大,虽然是助理,不过她主要审核的还是人事与合同。哪些要递给总裁,哪些要返回去修改,这都由她来决定。至于总裁的出差等事宜,是由我们行政来协办的。” 麦涛突然问,“她以前是做什么的?” “人力啊。” “不,不是,我是说,来你们公司之前。你们这里,应该是L公司的下属单位吧,我记得成立不过三四年的时间,在这之前,回国之后,她的工作是什么?” 张宇被问住了,他不知道,“呃……您,您等等!”他忽然掏出手机,打了个电话。 “喂,王哥,陶晓薇来咱们这儿之前,是干什么的?” 麦涛一愣,哟,这家伙还真有两下子。 不一会儿,张宇合上了电话,不无炫耀地笑了,“王哥是人力总监,我能来这公司,还是他给介绍的呢。这么说吧,王哥实际上是陶晓薇的接替者,现在他主管档案方面的东西,所以陶晓薇的材料,他实际上是看得到的。在来我们这儿之前,她是E公司的人力部助理。” 人力部重复了太多次,不能不引人注意。麦涛心里暗暗记下了,随口问道,“E公司是做什么的?” “呵呵,这你算是问对了,刚好我们也和这家公司有过合作。E公司是做教育的,开发什么教育评价系统,东西并不怎么样,主要是靠着拉风险投资过活。听说他们的COO挺有本事,是个蒙钱的高手。” 这样看来,陶晓薇回国后的生活基本上就算理清了:起初是E公司的人力助理,随后跳槽,成为L公司的人力总监,最后才升级成为总裁助理。 不过麦涛还是有个疑问,“嗯,从助理变成部门总监,这是很大的提升。可是从总监变成总裁助理,表面上是升了,可实际情况并不好说吧。你想啊,就说工资,不一定能涨多少,何况本来自己是一方诸侯,说了算数的,可成了助理,权力实际小了不少。” 张宇狡猾地眨眨眼,“这就是您老哥的先入为主了,我们公司和别的公司不同,老板出差的时间太长。比如说现在那个垃圾罗佳英,要重建总裁办公室吧,这就有个问题了,重建过程中,总裁坐哪儿呢?其实不用担心,下两周,他出差安排得满满的,连一天回B市的机会都没有。你想吧,总裁一个月里,倒有三周是在外地,事物全都交给副总和陶晓薇处理,她手中的权力能小的了吗?” 原来如此,不过权力太大,得罪人的机会也就大大增多了。可再怎么说,L公司的人,就算有理由干掉陶晓薇,也绝没有理由杀死后来的两名受害者。 想到这里,麦涛就问:“杨瑞星这个名字,你熟悉吗?和你们公司有接口吗?” 张宇摇摇头,他完全没有听说过。 果然,L公司的内部,不太可能形成本案的杀机。 重重迷雾之下,看不透凶手的作案动机。麦涛的脑海里,闪过一堆男女偷情的照片。男的就是第三名受害者,女的是谁呢?每一位办案人员都知道,她很可能就是下一个受害者。 不过她会在什么时候,以何种方式遇害,谁也说不清楚。 如果抢在凶手之前找到她,也许下一桩凶案就可以避免。可茫茫人海,找到这个照片上的女人绝非易事。 人肉搜索,是时下最流行、最高效、最快捷的搜索引擎,可警方是绝不能使用的。更何况这还是一张*的照片。 人命与人的尊严相比起来,到底哪一个更重要,恐怕每个人的心里都很清楚,显然是前者更重要。可警方却不能因为保护前者,而将后者践踏在脚下。 毫无疑问,凶手一定锁定了她。而警方也开始搜索她。麦涛表面镇定,心里却在焦急等着电话。 会传来好消息还是噩耗?他心乱如麻。 他很想和艾大哥通电话讨论此事,可他毕竟是个男人,自己迷茫的一面,也不是可以拿出来炫耀的东西。 他坐在这里,沉默无语,听着张宇絮絮叨叨……

    本文由2999.com金沙贵宾会娱乐发布于小说,转载请注明出处:第十六章 人力资源部 犯罪心理师 艾西恩

    关键词: 西恩 水果 经理 人力资源